发布时间:2018-12-29 05 来源: 万站群系统 浏览量:21

梦境中是梦,梦醒来是梦,迷迷糊糊,隐隐绰绰,分不清是在梦中还是在现实中,我的身体蜷缩着,胸腔随着呼吸有节奏的一起一伏,梦中的飘舞,撩动着我的心弦,现实的破裂,惊骇了我的心脏·····我一直有梦,一直有两种梦,黑白交错,暴雨携着微风,混乱而有序,我常常在现实和梦中徘徊,在黑暗中寻找支撑我的支点,但是我时常跌倒在寒潭深水中,慢慢下陷,眼口耳鼻被冰冷的水充斥着,这算不算七窍流水呢,我自嘲道,直至水淹没了我的头顶。

我看得见,看得见自己面前横嵌的这条河流,彼岸还有另外一个自己,一模一样的自己,他曝晒在阳光下,沙子磨砺着他的双脚,刺激着他极其脆弱的神经,他破碎的躯体,在沙漠中踽踽独行,他干涸的嘴唇,吐不出一点唾沫,却从胸腔中迸发出鲜红的液体,那是血呢,还是幻影中在春季开得异发绚烂的玫瑰花,他放弃了前进,却攥紧了玫瑰,鲜血滴落,精准地讲将玫瑰的刺刺到心脏的主动脉,主动脉血流喷涌而出。

我想,是岁月和现实让他在行走的过程中丢弃了那个奋不顾身的自己,将那个年少时出现的自己锁在了阴暗潮湿的房间,再也没有勇气拾起。泪水模糊了双眼,眼前开始了老式幻灯机的播放,昏暗的小巷,总是有那么一家低矮的斑驳的小房亮着旧式的白炽灯,我总是喜欢白炽灯多于现在的节能环保灯,因为那昏黄的灯光像乡间溪水缓缓流进我的心田,很温暖,屋里的中年妇女虽略显臃肿,皮肤虽略显褶皱,但是岁月这把刻刀留下的皱纹带不走她年轻时的美丽。

却留下了些许成熟韵味,中年男子在妇女旁坐下,滚圆的肚子,发胖的脸颊,完全看不出他年轻时的模样,只有那双眼睛能透露出年轻时的聪明睿智,如今也平添了些许慈祥,中间的我,享受着美味的饭菜,享受着这永远不会有期限的亲情。原来所有黑暗的忍受都源自那灯光,所有痛苦的坚强的源于逐渐牢固的亲情,所有的行走都是同一条模糊的走向家的小径。我,也,活到了现在。

Copyright © 2012-2019   www.xzaiu.com    版权所有   

本站部份内容来源自网络,文字、素材、图片版权属于原作者,本站转载素材仅供大家欣赏和分享,切勿做为商业目的使用。

如果侵害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您及时与我们,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!